关于

番外(三)林城玫瑰

私设见前文:http://zizhishang11.lofter.com/post/1cb1fbde_100de864


育良书记重生梗,双书记无CP向,结尾双原配

流水账一般地文,求轻拍


吕州市委考察团在林城的最后一天,双方心知肚明走个过场此次考察学习也就圆满落幕了,难得的是身为市委书记的李达康排开了所有工作亲自陪同参观,于是美其名曰学习考察实则就变成了两方市委领导的郊游踏青,至于地点,首选自然是开发区已初具规模的林城十景。

天公作美,当天是个艳阳高照的好天气,潘安湖碧波万顷,湖滨路上凉风习习,此情此景叫人心旷神怡,根本不敢想象几年前这里还是林城最大的采煤塌陷区和污水坑,于是,...

番外(二)君子之争

私设见前文http://zizhishang11.lofter.com/post/1cb1fbde_fcaf0e9

全文双书记(无CP向)

完全是私人的恶趣味,两位书记我都爱。


吕州市委的考察学习小组按行程安排在林城逗留一周,身为林城市委书记的李达康除了第一日全程陪同之外,后面就把接待和陪同的各项事宜交给了市长和别的领导干部,自己又扎进没完没了的城市建设和各项事务当中。

出于对此次前来学习考察领导干部的安全考虑,市委特地在林城第一招待所周围多调了一小队人负责安保工作,就在考察学习小组到达林城的第四天晚上,执勤的干警在招待所门前看见一名可疑男子准备上前询问,走近却看见了一张再熟悉不过...

高吴(第九章)

高育良醒来的时候,吴惠芬正好好地躺在他的怀里。

温暖、柔软、鲜活。

高育良心中生出一种近似于感动的情绪,枕边人均匀的呼吸让他真切感受到是真正重来一次了,下意识地,在妻子额上印了一个吻。

虔诚、感恩,不带任何欲望的,却还是惊醒了浅眠的吴惠芬。

高育良眼见着他的吴老师眼神从迷茫到清醒,眨了眨眼,脸渐渐红了起来。

于是,低低地笑了,那笑声传到吴惠芬耳朵里,便惹得面上烧得更加厉害。

结缔二十余年,夫妻之间熟悉地如同一个人似的,早已没了什么小儿女的情态,可吴惠芬想着昨晚高育良的精力旺盛和需索无度,还是觉得太过了,自己也不知怎么了,也就由着他胡闹了一整晚,搬来吕州两个月,夫妻两到底是同床共枕了...

番外(楔子)

私设如山,也就是前面那文里育良书记重生梗,美食城既没批,也没出轨小高,和吴老师和谐的很,圈地自萌~


林城市委书记李达康极为难得的对着桌上的一份文件发了老半天的呆,林秘书犹豫了半天不得不开口提醒一句

“李书记。”

“什么玩意儿啊?”

秘书目瞪口呆地看着风风火火甩门出去的市委书记,忍不住看了看桌上的红头文件——吕州市委书记高育良带队考察,学习林城城市中心规划经验。

原来如此!

虽说李达康调到林城已经快四年了,但自觉自身工作做得还是比较到位的小林秘书,对于自家书记在前任上那点事还是做过调查了解的,于是,他完美地误解了李达康情绪上的波动。


自从调离吕州,李达康和高育良除了...

高吴(第八章)

高育良捏着手里的三张照片,酒醒了一大半,上辈子那些熟悉的场景又像梦魇一般缠绕上来。

这次的照片倒是“客气”了很多,可选照片的人从场景到角度可真算费心了。

吴惠芬看着捏紧照片一语不发的丈夫,不由想起自己下午在学校收到信封时的场景,整个人像是泡在冰水里从头到脚泛起一股寒意,直接冷到了心里,颤抖着手将照片收回信封还要不引起办公室别的老师注意,整个下午的课上得浑浑噩噩,根本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回到家里才把照片拿出来看了一遍又一遍,照片里的画面那么自然又带着点似曾相识地一刀刀割在她的心上。

第一张好像是在一间书房里,高育良在桌前挥笔写着什么,一个年轻的女孩子站在他身边伺候笔墨,从这个角度两人的...

高吴(第七章)

继续OOC中,我也想甜,但总是纠结中写成不伦不类的东西了,不过那种完全意义上的“浪子回头”什么的,还真不是育良书记会做的。


吴惠芬捧着手里的教案,头一次觉得心神不宁,看来这课是备不下去了,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时任吕州市委书记高育良,她的丈夫,正坐在对面的沙发上,慢条斯理地削着一颗苹果。

“高老师,你别削了。”

“嗯?不想吃?要不,我给你榨点果汁。”

吴惠芬合上手中的备课资料,定定地看着眼前一派温和含笑望着她的高育良,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调来吕州一个月了,原本需要一段时间来办理审批的例行借调手续以体制内不可能实现的速度一周内全部办完,高育良亲自去京州接的她,又不顾影响的送了...

高吴(第六章)

出门旅行回来完全找不到感觉更新了,这章流水账啊,对官场政治什么的毫无把握,仍旧私设如山OOC,求轻拍。


赵瑞龙再次被请进市委书记办公室的时候,心中的狂喜几乎掩盖不住表现在脸上,这延宕了大半年啊,从李达康到高育良,软的硬的明的暗的,他是用尽了心思,事儿到底是要成了。

所以当他看着高育良推到他面前的两份项目策划书时,笑容僵在了脸上。

“育良书记,您——这是玩我呢?”

“瑞龙,这叫什么话,这两个项目可是吕州市中心最有发展前景的,惠龙公司刚成立,拿下其中任何一个对公司的发展和吕州的城市建设都是大有助益,你考虑一下。”

老狐狸!

偷梁换柱,什么东西!

他赵瑞龙要的可不是正当...

高吴(第五章)

首先对不起啦,因为在外旅行半个月,一直没有更新,好像电视剧已经放完了我都没好好看,今天回来的早努力更一点,这章小高出来的有点多,但算正式下线了,忽然发现高老师就算重生开金手指,面对的问题还是很麻烦啊~

人物仍旧OOC,私设如山,求不嫌弃求下文点梗


高育良睁开眼,映入眼帘的不再是一成不变的雪白天花板,一时竟有些恍惚。

好半天才回过神来的他蓦然起身,望了望身边空荡荡的床铺,披了件外衣急匆匆地向楼下冲去。

吴惠芬坐在餐桌前,一手端着杯牛奶时不时抿上一口,另一只手慢慢翻阅着桌上厚厚的一本教案,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正好洒落在她背后,映得她整个人像笼着一层薄薄的光晕,很有些岁月静好的意味。

高...

高吴(第四章)

关于高老师和吴老师一聊能聊半集这个问题,我发现自己也是一篇只写了一场,好拖沓啊,不过之后剧情应该就能展开了,明天就要出门旅行了,不敢保证能用手机更啊,先更一点看看吧。

人物仍旧是OOC的,私设如山!


吴惠芬看着丈夫的笑意在嘴角凝固,心不由得冷了下去。

 “高老师,我以为你一向只喜欢盆栽,怎么如今也开始对摆弄花花草草感兴趣了?”

吴惠芬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静,可高育良还是听出了其中几不可查的颤抖

“吴老师。”

“什么花啊?香的……那么好闻?”

吴惠芬的脸上还是保持着优雅的笑意,两只手却死死攥紧了,指甲刺的手心生疼,可她需要这种刺痛让她得以保...

高吴(第三章)

我居然一天写了三篇,泪目,觉得自己OOC了,但毕竟是十几年前的高老师和吴老师,好难把握啊,我想的育良书记就是再后悔也不会有太大的反差,毕竟我不想写痛改前非那种俗烂的梗呀,不嫌弃的将就着看吧。

顺便求评论,我不知道后面该怎么写了,求梗。


吴惠芬的面容在门的那一边渐渐清晰起来,比高育良记忆中最后一次相见要年轻许多,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

“喏,发什么愣,接着啊。”

不管高育良心底有多少或酸涩或欣喜的情绪五味杂陈地涌现,都被递到自己眼前的两袋东西打断了。

下意识的接过,高育良这辈子第一次在面对着这个做了他二十几年妻子的女人时不知所措起来。

吴惠芬倒没察觉丈夫...

1/4

© 何况到如今 | Powered by LOFTER